第B02版:第六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一版

第A02版
第二版

第A03版
第三版
 
标题导航
数字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2月11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热闹的芝麻秸
●王淑英

以前过年比现在热闹,大年三十晚上是热闹中的热闹。

大年三十儿,家家都把院子打扫干净,泼上净水,院里角角落落里就结了一层透明的薄冰。这是小孩子的镜子,里面照出他们的新鞋新衣新帽,还有缺着牙的笑。角落里还有一大捆芝麻秸,拿起一根来,轻轻一晃,哗啦啦响,尖朝下一磕,小手里还能接住几粒芝麻。伸出舌尖,将芝麻小心的蘸起,卷进嘴里,闭上眼细细感受齿间溢出的香气。

大人们忙着拾掇上坟的供品。傍晚,男人们去给祖坟烧纸上供,女人们则虔诚地把一捆芝麻秸撒在院子里、大门后、锅台角、炕角、窗台、茅房。 孩子们照够了冰镜子,跑到芝麻秸上,争着抢着看谁踩得响。干燥空心的芝麻秸,踩上去噼噼啪啪,像放鞭炮,笑声和噼啪声响满院子。年,热闹起来了。

听着噼噼啪啪的声音,女人们放心地笑了。今年芝麻秸脆生,准能扎破那个扫帚星的脚,她再也不敢来了。她们听老辈人说,姜子牙的老婆是扫帚星,大年三十儿晚上会从天上来到人间,跑到谁家,谁家就会倒霉。

男人们上坟回来了。他们在大门外跺跺脚,拍拍裤脚,进了大门,使劲在芝麻秸上踩几下。这叫踩祟,不能让没人祭奠的孤魂野鬼跟进家门,得把他们赶走、吓跑。有些心善的人家,年三十晚上提一大桶饭,撒在村子的各个叉路口,让那些找不到家的孤魂野鬼在街上吃饱,别去惊动活人。

在这样一个充满仪式感的日子,芝麻秸不仅是一个驱邪的使者,还成了掌握人命运的神,有心事的女人们把自己的心事和愿望都说给芝麻秸听。

新娶了儿媳妇的婆婆,抱着芝麻秸在院子里撒岁,抿着嘴说着:“一撒岁,二撒岁,男成双,女成对。”

几年不生养的媳妇默默祷告:“菩萨保佑我明年也开花结果。”

供孩子读书的母亲则说:“天灵灵,地灵灵,保佑我家宝儿芝麻开花节节高。”

女人们把她们的心事说给芝麻秸听,亲眼看见芝麻秸把她们的愿望藏进一个个荚里,她们就笑了,年也就过得热闹许多。

说来说去,以上都是迷信。芝麻秸真正起到的是报信和报警的作用。过去人们没有冰箱,准备过年的食物大都存放在院子里。我们那一带有个习俗,年三十晚上,男人们拿着一瓶酒,挨家串门、问安,这一转悠就是半宿。家里留守的人们,听到院子里有踩芝麻秸的噼啪声,就知道来人了,赶紧迎出来。在这样热闹的晚上,虽夜不闭户,小偷很难下手。

说到芝麻秸的报警的作用,我想起一篇文章,说加拿大总理府会议厅外面,有一块二十多米宽铺满厚厚大沙粒的地带。总理不开会时,游人可随时出入这里,在上面踩一踩,玩一玩。夜深人静的时候,不管是人还是小动物,踩在大沙粒上就会发出声音,引起警戒人员的注意。他们的做法和我们的踩岁年俗相比,是异曲同工呢,还是有所借鉴?

后来,深藏不露的摄像头代替了警惕的“芝麻官”,它起不到报信的作用,总是事后诸葛亮;动静更大的鞭炮代替了芝麻秸,鞭炮是个急性子,有个暴脾气,没耐心听女人们的心事,它带给人们的,除了震慑,还有血,还有火,还有霾。

没了芝麻秸的年,不再热闹。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廊坊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第A01版:第一版
   第A02版:第二版
   第A03版:第三版
   第A04版:第四版
   第B01版:第五版
   第B02版:第六版
   第B03版:第七版
   第B04版:第八版
雪人
春节谈对联
有梦你就追
难忘那些年
霸台赋
热闹的芝麻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