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2版:第六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一版

第A02版
第二版

第A03版
第三版
 
标题导航
数字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2月11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难忘那些年
陈杏梅

过年了,家家餐桌上都是玉盘珍馐、美味佳肴。肉的爽滑酥软,浓汁四溢;素的清淡可口、香甜脆嫩,味美而色佳。望望眼下,想起那些年百般滋味在心头。

关于年,最初的记忆是坐在生产队大院里等着分肉,趁人不注意,我把一个小肉渣塞进嘴里,乡亲们打趣:“妮子,吃的啥呀?”我捂着嘴巴狡辩:“枣!”一帮子人哈哈大笑,我羞得把脸藏在母亲身后好半天。晚上,父亲把肉炖熟了,拿刀刮下一个薄薄的肉片儿,放到我的手里。我用手心托着它,是那样的小心翼翼。托着那“块”肉我从东屋扭搭到西屋,又从西屋扭搭到东屋,一边走一边舔,心里美极了,就是舍不得吃下去。队里分肉按人头,算上我三口,也能分回五六斤,可我还有太爷太奶,爷爷去世早,父亲是长孙,所以老亲多,吃饭的也多。那么多的饭口就指着这几斤肉呢,又怎么舍得给他们的女儿一大口呢?

再大一点,脑海里还记着一个难过的年。春节前,母亲卖黄豆卖了五块钱,让父亲去集上给我买双新棉鞋。父亲拿起棉鞋掂量了半天也没舍得给我买,却在回家的路上把钱丢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一次父亲抱着我哭了一整天。

再后来,年是腊月二十九晚上父亲洗猪头、猪下水的画卷。那时候猪肉不过七八毛钱一斤,但还是吃不起很多,不过要是能添上一个猪头、一挂猪下水也可以过个“肥”年。猪头可拼出:猪耳朵、猪头肉、口条三样凉菜,这三样在那个年月可是款待客人的上等菜肴。猪下水呢,虽然只有小肠和肥肠,却既可凉拌又能热炒,虽说有些膻气味儿毕竟是荤腥儿,还是挺受欢迎的。最可贵的是它长呀,一挂猪下水有十八米,除去招待客人还能有自己吃的,所以那时候过年就是盼望着父亲能买回猪头、猪下水。

弄完猪头,父亲就洗下水。洗下水是个耗时费力的脏活,没点耐心干不了。猪肠子的外面包裹着一层浮油,揭浮油可是个技术活,万一把肠子弄破了就真成一坨屎了,而那一小盆浮油庄稼人能吃上一整年呢。

揭完了浮油,洗完了肠体,就该翻肠子了。翻肠子这活得俩人干,翻之前得先把肠体每隔二三尺的地方往两边捋,然后用线绳系上两个活结,并从俩结中间剪断。以此类推,就能把肠体分成若干段了。打开一段肠子的结,沿着一端一点一点往外翻,这期间会有很多粪便掉落下来,又脏又臭,非常恶心。当两端重合了就把底下那头倒过来,拿根高粱梃杆顺到里面,从上面往肠子里灌水,这水得慢慢儿的灌,不能急,水流不能大,也不能快了。梃杆出来了肠子也就成功的翻过来了。然后就得一遍一遍清洗,需要无数次,有时候父亲、母亲要忙上一整夜。

第二天早上醒来,缠成一卷卷的肥肠像一个个抹上红油的圆滚滚的大泥鳅安安静静地趴在大铁箅子上,透着诱人的香味儿。我们姐仨宛若小燕儿,围着大铁箅子转圈,蹦跳,嬉笑。最嘴馋的二妹用手指捅捅肥肠又把指头塞进嘴里不停地吸吮着,哈喇子就顺着指头往外流。这时候父亲会很大方地拿起一段肥肠,在切菜板上切碎,盛进盘子,撒上葱花,淋上香油、醋,拌匀。那一刻我们兴奋极了,连刀切肠子的声音都感觉是那么美妙。我们举着筷子只等父亲一声令下,便风卷残云般吃起来,吃到手舞足蹈,吃到满嘴流油,吃到父母眼角溢出了泪花,那份香甜,那种惬意,是这辈子再也遍寻不到的,那是一个个辛酸的年。

后来的年,真的变肥了!地里的庄稼能卖不少钱,父亲的塑料加工厂也有一大部分收入。过年时父亲总要买上好几十斤肉,切成大方块,铁锅满的都盖不上盖子。幸福的日子像灶膛里的火焰越烧越旺,炒过糖色的肉块在锅里翻滚,金色的肉汤咕嘟咕嘟地冒着大泡,香味儿随着热气升腾起来,弥散到空气中,飘得满屋满院都是,我们也不再守着大人炖肉,而是在大街上打着灯笼追着香味儿奔跑。那是终于可以大口吃肉的年。

现在父亲老了,摆弄不了猪头、猪下水了,也不买很多肉了。他总是跟我们说:“少吃肉,多吃素,有益健康。”老头儿也学会养生了。今年春节,年近七十的父亲坐在太师椅上,手捧茶壶浅斟慢酌。笑眯眯地看着我们推杯换盏,脸上虽然沟壑纵横却神态怡然。他的心思我懂,那是艰难岁月里的守候,是苦尽甘来的满足,是儿孙绕膝的幸福。

这些不一样的年像一部纪录片,锁着几代人的记忆,见证着岁月的沧桑和历史的改变,承载着人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盼,它让我们懂得什么是苦什么是甜,什么是生活,什么才叫过年。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廊坊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第A01版:第一版
   第A02版:第二版
   第A03版:第三版
   第A04版:第四版
   第B01版:第五版
   第B02版:第六版
   第B03版:第七版
   第B04版:第八版
雪人
春节谈对联
有梦你就追
难忘那些年
霸台赋
热闹的芝麻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