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2版:第六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一版

第A02版
第二版

第A03版
第三版
 
标题导航
数字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5月16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文学芳华
李树德

从小学开始,我就在父亲的书橱里,找一些感兴趣的书来读。当然都是文学书籍,读的最多的是巴金的小说,也有郭沫若、郁达夫等人写的书。当我读巴金《爱情三部曲》时,对书中那些青年为了理想,晚上举着火把,踏着石板路,听着远处的犬吠,到农家去宣传他们的信仰,感到非常新鲜,不由得心向往之。读郭沫若的《创作十年》,他与郁达夫、成仿吾等在日本留学期间,往来奔走,多方联系,与志同道合的朋友组织文学团体创造社,更是羡慕得不得了。那些书,那些作家的生活,在我的面前展现出一个新世界,他们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群与众不同的新人,对他们充满了敬仰,也渴望自己能有他们那样生活和经历。这些作家把文学的种子播撒在我躁动不安的心田,使我进入烟花绚烂的梦境。

当时,我们班上还有几位同样喜欢读书和爱好文学的同学,他们是张君、戴振、侯彬和韩富。我们几个人常常聚在一起聊天,聊我们看过的书,讲述各自看过书中的人物和故事,也互相介绍好书。

小学毕业后,我与张君考入天津南开中学,另外几个同学考入其他的中学。虽然不在一个班读书了,但还是经常到张君家聚会。初一第二学期的一天,我与张君聊起各自读的书,聊到作家和他们的文学团体创造社、文学研究会、太阳社、沉钟社等。特别羡慕鲁迅发起组织的未名社,这个文学团体只有鲁迅、李霁野、韦素园、曹靖华等五六个人,可他们出版了《莽原》刊物,还翻译了很多外国文学,每个社员都创作了不少作品。

说着说着,我突然心头一热,对张君说:“咱们也可以组织一个文学社团啊。”张君听了我的话,一副激动的样子,用手捶了一下他坐的床铺,说:“好哇!”看得出他也早有此想法。这个想法,就像突然升空的一枚礼花,在它爆开的一刹那,喷射出五光十色,绚丽夺目的火花。

我们给社团起名“春苑社”,“春”是春天,也是青春,“苑”是文学荟萃之地。春苑社建起来,我们就可以在里面沐浴着温暖的阳光,痛饮着晶莹的露珠,欣赏着万紫千红的花朵;我们就能文思泉涌,下笔千言,写出美丽动人的诗歌和文章。唐朝韦庄《中渡晚眺》一诗中道:“千重碧树笼春苑,万缕红霞衬碧天。”我们面前是一派灿烂的文学美景。

我俩决定首先请戴振和侯彬参加春苑社。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戴振和侯彬都来到张君家中,我和张君把成立春苑社的事,告诉了戴和侯二位,他们也非常高兴,非常赞同。大家一起议论了几条社规,目前就我们四个人,以后再逐步吸收爱好文学的同学和朋友加入,每个月聚会一次,讨论文学问题,学习名家作品,交流个人作品等等。春苑社暂时由我和张君牵头。

另外,我们还就一件重要的事情达成共识,那就是:根据我国《宪法》,我们有结社的自由,我们的行为没有违背《宪法》,但是在当时是有风险的,所以我们的活动要秘密进行,要向周围的人保密。就这样宣告了春苑社的成立,我永远记住了那个日子:1960年5月1日。事后,我们还模仿创造社郭沫若、郁达夫、成仿吾合影的事情,到附近的星光照相馆,照了一张合影,这张照片我一直珍藏到现在。先贤们组织文学社团,无论是创造社、文学研究会、还是未名社、太阳社、沉钟社,它们满载的是厚重的人文情怀,而我们模仿先贤组织的这个春苑社,满载的是几个喜爱文学的、幼稚的少年的作家梦。

我们的活动是认真的。我们定期在一起论诗、读诗、写诗。那个时候,诗人石英、李瑛、顾工、梁上泉等,都是我们心目中的偶像。我们还交流个人的作品,主要是诗歌。一个人朗诵自己的诗作,其他人提意见,再回去修改。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写了二十几首诗歌,如《教师赞》《岩石颂》《青春的赞歌》等等。

我开始向报纸投稿,我的第一篇稿子是投给《天津晚报》的。第一次投稿,我心中充溢着紧张和兴奋,我是用颤抖的手把装着我作品的信件投入邮箱的。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期盼着。每天都到学校阅览室看报,看自己的作品是否出现在报纸上。每次总是怀着希望而去,失望而归,最后盼到的是一封印好的退稿信。春苑社的其他几个人也曾投稿,但都没有作品在报刊上发表。后来我们听说,学生向报社投稿,要由学校政教处盖章。我们谁也没有拿着自己的稿子去政教处盖章的勇气,从此也就不给报纸投稿了。虽然我没有能在报刊上发表文章,但我却成了学校的文学积极分子,在学校的校报、校刊,以及黑板报上发表过不少的作品。

梦中的时间过得真快。就这样我们怀着文学的梦想,莽莽撞撞,像几只无忧无虑的小鸟,在文学的天空中飞来飞去,不知不觉快两年了。我们从初一升到初三。

1962年春天,一次春苑社聚会时,张君提出,春苑社成立快两年了,我们每个人都写了一些东西,现在该把我们的作品聚拢起来,编一本小册子。请写字好的同学或者朋友帮助抄写,每人一册,作为永久的纪念。大家都同意。还商定这个作品合集的名字叫《习步集》,表示我们是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练习走步。

最后,收集起四个人的诗歌50多首,其中有我18首。请写字好的同学抄写了四本,设计成32开本书籍的样子,封面是“习步集”三个美术字,下面是我们四个人的名字。我的18首诗被保存了下来,成了我少年文学芳华的见证。

这一年的夏天我们都初中毕业了。我和戴振继续读高中,张君参了军,侯彬参加了工作,春苑社再聚会就难了。欢送张君入伍的那天,是春苑社的最后一次聚会。此后,这株受过五四新文学的滋养,受过文学先贤们激励的文学小苗,渐渐地枯萎了,没有什么人宣布,到第二年的春天,春苑里再也没有开出鲜花。它自行解散了。

人生,总是始料不及,那些错落在生命中的风景和年华,总是匆匆地来,匆匆地去。现在每每想起春苑社和《习步集》,我仍然激动不已,浑身热血涌流。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生命中的那一段时光,它不仅是我的文学芳华,也是一件让我骄傲一辈子的事情。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廊坊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第A01版:第一版
   第A02版:第二版
   第A03版:第三版
   第A04版:第四版
   第B01版:第五版
   第B02版:第六版
   第B03版:第七版
   第B04版:第八版
我的文学芳华
父亲的蔬菜大棚
新加坡散记
情暖特殊家庭 关爱贫困母亲
登山三首
大城县组织全县离退休干部体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