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2版:第六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一版

第A02版
第二版

第A03版
第三版
 
标题导航
数字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6月13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老爸和他的菜园
郝凤仙

每逢休班,我常常回老家看望父母。父母住在乡下,沉浸在浓郁的田园风光和情调之中,我时常觉得心中无比宁静、舒畅和踏实。

吃过午饭,陪母亲唠了会儿家常,已是后半晌。我正准备骑车回家,父亲从院中的黄瓜架里赶忙走出来,他的手里捧着几根顶花带刺的黄瓜,往我车筐里放。母亲说:“看,这黄瓜是你爸专门给你留的”。“爸,你种的黄瓜真鲜亮,嫩得要滴出水来。”父亲笑了,带着有些骄傲的神情。

这些黄瓜是父亲的劳动成果之一。黄瓜的品相很好,体态颀长,瓜皮锃亮,布满小毛刺。我知道这是父亲为我挑选的“优质品”。这些年,父亲总是把最好的黄瓜送给我,自己却舍不得吃。我知道,父母给的东西,是不能不要的,要了老人才会开心。

我特别喜欢吃父亲种的蔬菜。每逢回家,来到小菜园里,顺手拔上几根新鲜的生菜、大葱、香菜,就能拼上一盘爽口的拌三鲜。再挑几个熟透的西红柿凉拌,这盘“雪山喷火”在炎炎夏日里,解暑生津,别提多爽口了。我尤其喜欢吃父亲种的南瓜。待到天气有了微微的凉意,瓜架上的南瓜像鲜艳的灯笼般炫耀着自己的美。父亲将那些个儿大的,颜色深黄的,挂了一层白霜的南瓜摘下来送给我。我喜欢熬玉米粥时,放入南瓜,微火慢炖的南瓜粥,又黏又稠,醇香、甘甜。秋天到来年的初春,熬上一锅南瓜粥,是我们家每日不变的晚餐。

父亲退休后,与母亲一起打理几亩庄稼地。父亲种地算不上一把好手,但侍弄起菜园子来倒是很有耐心。

其实,我们家的菜园子,就是在院里临墙的两边开垦出来的两块空地。我家的院子有20来米长,15米宽,起先都是用石灰砖铺垫的院子。父亲突然升起种菜的念头就把石灰砖一块块扒掉,只剩下中间一部分走路用,小院两边就成了菜园子。

菜园子里的蔬菜品种齐全。左边是黄瓜、丝瓜、豆角、西红柿、辣椒。右边是韭菜、香菜、奶油生菜、南瓜……南瓜架底下有几个白色的小箱子,里面种着苦菊菜。南瓜架的最北面,父亲用凉棚搭了鸡舍,里面养着十几只母鸡,鸡悠闲地踱着步子,觅食,喝水。鸡粪是最好的庄稼肥。从初春到深秋,时令的蔬菜就没有断过,而且绝对是绿色的。

父亲,起早挂晚地忙碌着他的小菜园。浇水、施肥、挪棵、搭架、梳花、捉虫……父亲管理着他的菜园,就像呵护着自己的孩子般那么精心。

从去年冬天开始,快70岁的父亲又学起了蔬菜栽培技术。他在室内种了盆栽韭菜与黑豆芽儿。鲜嫩的苗儿不仅成了室内的绿植,还成为平日里饭桌上的美味菜肴。父亲又在院里向阳的地方搭建了一个暖棚,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蒜苗。父亲说这是新学的独头蒜栽培技术,让我们等着看成果。经过几个月的耐心管理,前不久大蒜丰收。父亲种的大蒜是清一色的独头蒜,蒜头圆溜匀称,成色好,招人喜爱。全家人为父亲的成功点赞。

我们家的小院里,花香满园,蔬果累累,蜂飞蝶舞。看到这些,心情格外好。我以为,日子的最好境界,莫过于一天天、一夜夜的宁静与踏实。总感觉吃着父亲种的菜就是日子的味道。此时,香甜的黄瓜味道,从厨房里弥漫开来。而窗外,泻下一地月光,四周一片静寂。这情景总让人真实地感觉到生活的充实,温馨与美好。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廊坊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第A01版:第一版
   第A02版:第二版
   第A03版:第三版
   第A04版:第四版
   第B01版:第五版
   第B02版:第六版
   第B03版:第七版
   第B04版:第八版
父亲传下来的家风
记忆深处的柴火饭
永清县燕南居委会 举办“和谐倡文明” 文艺汇演活动
太行山居
老爸和他的菜园
统建楼社区 成立畅想艺术团
品读《全唐诗》